萤火

【斯封】时间逆转(2)

   



前文戳头像

ooc高能预警

慎入慎入





  第二天早上,封不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斯诺已经不见了。
  “这家伙干嘛去了……”封不觉想着,习惯性地摸过手机,按开后看了一眼表。
  “嗯……这个背景,我是什么时候换……”开始回忆后,封不觉立即发现了自己记忆中的空白。
  “那么……这明显是我给自己留的提示了。这么看来,昨天,或者说更早之前的我,已经发现我自己身上的问题了。那这背景……”一边想着,封不觉一边下了床,走向了电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个了。”封不觉自言自语着,开机后便点开了一个被命名为“记忆”的文件夹。
  几分钟后……
  “所以那家伙是去准备'惊喜'了吗……”封不觉看完后,轻轻念叨了一句,“大早上就跑了,还真挺神秘。”一边说着,封不觉一边关掉电脑,照常出门跑步去了。
  等封不觉回到家时,一进门,他就看到斯诺微笑着站在电脑桌旁看着他,桌上,摆着一台崭新的电脑。
  “Acer Predator 21X,怎么样,喜欢吗?”
  “呦,不错嘛。”封不觉说着,坐到了电脑桌前,随意地敲打着,“你怎么知道我想换个电脑了?”
  “嗯?不是你一周以前自己说的,想要个新电脑吗?”
  “我什么时候……”说到一半,封不觉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一周前?那个天使找上我的时候是四天前,这么说的话……我被洗去的……不只是遇到那个天使之后的记忆而已吗……”思考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完成,封不觉接着说道,“啊……对,我想起来了。不错不错,值得夸奖。”
  “那你打算怎么夸奖我呢,我的乌鸦先生?”
  “怎么?听你这语气,难不成是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咯?”封不觉瞪着死鱼眼,吐槽道。
  斯诺却好像是没听懂封不觉话中的嘲讽似的,贴近封不觉,说道:“好啊,来,抱抱亲亲。”
  “来个串串啊来,走开走开。”封不觉一把推开斯诺,说道。
  一边和斯诺扯着皮,封不觉一边不停地飞快回忆着:“昨天的事……嗯……除了日记里提到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前天……不记得;三天前……不记得;四天前……切,智障天使;五天前……六天前……七天前……都忘了;八天前……嗯……记得,九天前……直到……半年前……啊,好了,都有印象。那么……失去的就是那七天的记忆了。似乎是以天使到来那天为中心的啊……难道是对称遗忘的?嗯,明天确认一下好了……切,现在才意识到,似乎有点儿晚了啊……”
  正想着,一个问题突然打断了封不觉的思絮:“封不觉,怎么和我在一起时还走神呢?”斯诺问道,手都不安分地在觉哥身上摸索着。
  “放开你的咸猪手。”封不觉扒开像斯诺那像章鱼一样吸在他身上的手,说道,“以及,你这妓女常用语一般的语气又是从哪学来的?”
  “呃……什么常用语?那种东西,你是怎么知道的……”斯诺只觉得自己突然间词穷,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如此“封不觉式”的嘲讽。
  “呵,本大爷的知识储备范围之广,可不是你可以轻易揣摩的。”
  话题又一次轻易地被封不觉转移。
  其实对封不觉这种习惯于一心多用的人来说,一边想一些事情,一边和别人对话本就不是什么难事,被人看出来的可能性更是微于其微。被斯诺看出自己在走神,实在是出乎封不觉的意料之外。
  “斯诺……已经对我熟悉到这种程度了吗……”封不觉想道。

  

TBC

PS:那什么,第一次开这种……呃……算是长文吧,写得很水,剧情也乱,抱歉。有什么意见建议请尽管提,谢谢各位。

【斯封】26字母

 
ooc慎入

  A—announce(宣布)
  “我们在一起了。”斯诺搂着封不觉的肩膀,对他周围的人们宣布着。
  
  B—breathe(呼吸)
  半夜醒来的斯诺看了看睡在他身旁的封不觉,轻轻把他揽了过来。
  封不觉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打在斯诺的颈窝上,有点儿痒,却又让人不想放手。
  
  C—character(字体)
  “字如其人,这话还真不假。”看着封不觉张狂潦草的字体,斯诺想着。
  
  D—dawn(拂晓)
  拂晓时分,斯诺和封不觉坐在沙滩上,望着海平面。
  “所以说……你一大早把我拖出来,就是为了看日出?”封不觉虚着眼睛,问道。
  “也不全是。”斯诺说话之时,太阳也悄然跃过的地平线。斯诺一把揽过封不觉,温柔地吻了下去。终了,斯诺接着说道,“这也是目的之一。”
   
     E—enrapture(着迷)
  斯诺发现自己找到了比邮轮游戏更让他着迷的东西——封不觉。
  “这次,应该永远都不会觉得腻了吧。”斯诺想道。
  是啊,夹杂着太多爱的沉迷,怎会乏味呢?
  
  F—felicity(幸福)
  什么是幸福?这是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不过现在……
  斯诺回头看看蹲在他身旁逗猫的封不觉,心底的暖意便悄悄爬了上来。
  对于浑身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人来说,这就是幸福吧。
  
  G—geranium(天竺葵)
  封不觉像什么花?
  “大概是天竺葵吧。”斯诺这样想。花色鲜艳,引人注目,适应力强。有点像封不觉,不是吗?
  “偶然的相遇,幸福就在你身边。”就连天竺葵的花语,都是那样的贴切。
  
  H—heat(热)
  “大夏天的,你一直抱着我不热吗……”封不觉瞟了一眼贴在他身上的斯诺,说道。
  “热啊,不如……你帮我降降火?”
  
   I —imagine(想象)
  看着身穿白色西装的封不觉打断司仪俗套的说词,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时,斯诺曾想象多次的场景,终于实现了。
  
  J—jog(慢跑)
  斯诺和封不觉一起晨跑的时候从来不带耳机。听着身边的封不觉跑步时有节奏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斯诺觉得,这比任何音乐都要动听。
  
  K—keepsake(纪念品)
  斯诺和封不觉之间,从来不留什么纪念品。
  “爱的人就在眼前,为什么要留纪念?”斯诺这样说。
  “哈!纪念品?那种东西有什么用吗?”封不觉表示不屑。

  L—Iace(鞋带)
  封不觉不太会打结。于是每次封不觉出门之前,斯诺都会帮他把鞋带绑好。
 
  M—magic(有魔力的)
  封不觉身上有一种魔力。他吸引着斯诺,让斯诺不断地向他靠近。
  
  N—neck(脖子)
  这几天,人们发现封不觉脖子上被印了一个小草莓。
  看着毫不掩饰,一脸无所谓的封不觉,和他身边微笑着的斯诺,众人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O—overcoat(大衣)
  “咱俩身高差不了多少,就算你把大衣罩我身上,我也穿不出男友衬衫的效果……你还是放弃吧。”看着完事后给他套上自己的大衣的斯诺,封不觉歪在床上吐槽道。
  
  P—pair(一双)
  住在一起之前,斯诺每次去封不觉家时,鞋柜里那双专为他准备的拖鞋,都会带给他一阵小小的满足感。
  
  Q—quip(嘲讽)
  对于这个单词,斯诺表示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R—recipe(食谱)
  难以想象,在两位黑暗料理界翘楚的合力之下,会创造出什么令人不忍直视的食谱。
  
  S—scent(气味)
  封不觉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洗衣粉味和书香味,都是斯诺极其喜欢的味道。
  
  T—taste(尝到)  
  舌尖缠绕在一起,似有丝丝甜意绕上。那是斯诺第一次尝到封不觉的味道。
  
  U—unless(除非)
  什么时候会不再喜欢封不觉?
  不会有这种时候的。除非……不,没有除非。
  
  V—victory(胜利)
  在封不觉答应斯诺的表白时,胜利这个词,就从斯诺的脑中蹦了出来。
  
  W—wager(赌博)
  这次,我不赌钱,不赌物,不赌命。余生很长,我赌我能陪你到天荒地老。
  
  X—xenogenetic(自然发生的)
  怎么喜欢上封不觉的?斯诺也说不清楚。更像是自然而然的,自从见到封不觉起,那份情感就在心中慢慢发芽。
     
  Y—young(年轻的)  
  我们都还年轻,但我相信我们做出了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决定。
  
  Z—zero(聚焦)
  还记得那天在雅歌号上的相见,你是我视线中唯一的焦点。
  
  
  
Fin
  

【斯封】时间逆转(1)

打算开坑

开学作死症

时间:斯封同居之后

文笔渣极

ooc高能预警

慎入慎入

      

        最近几天,封不觉身上发生了几件奇怪的事情。
        先是在惊悚乐园中,他的人物上出现了许多他没有的物品;然后是他好几天都没写的小说,莫名其妙更新了几章;再然后,他发现自己想不起来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了。
        如同记忆被人抽空,当他每每回想最近的经历时,只记得他和某天使的一段对话:

        “封不觉,我奉劝你,不要再帮助地狱了,如果你再执……”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好处吗?”
        “事到如今了,你还敢和我提条件!”
        “这不是条件,这是交易。我可没有义务帮你,或者说,你们。”
        “好,好!封不觉,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看来只能和这个有关了吧。这样的话,那个什么天使,应该是影响了我的短期记忆。这么说来,那些物品,和我小说的更新,应该就是我最近这几天干的了……”封不觉一边浏览着网页,一边想着,“解决起来有点麻烦啊……那么眼下的问题,就是怎么让别人看不出我的异常了……”
        想到这儿,封不觉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记录起了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把当天的事记下来,每天晨跑之前看一眼,这样应但该就不会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对了,还得把手机锁屏改成电脑桌面,提醒我要看电脑……”调好锁屏,封不觉随手翻了翻手机的通讯记录:“奇怪啊,都快到交稿日期了,安大小姐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催稿呢……”
       
        ………………

        斯诺早就发现封不觉最近有些不对劲了。可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他有点担心,想去问问, 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晚上,斯诺回到家,看到封不觉又在电脑前忙碌着,忍不住问道:“你又干嘛呢?”
        “写小说啊,不然我还能干嘛,玩4399小游戏么?”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极速把记了日记的文档关掉,换上了写小说用的另一个文档。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意外啊……你已经连续这样写了三天了。我记得你前天刚交过稿啊。”斯诺一边说,一边走到封不觉身边,用手摸了摸封不觉的额头,“没发烧啊,你该不会是……”
        “该不会什么呀该不会?我这两天状态好!怎么,你有意见?”封不觉拍开斯诺的手,理直气壮地打断了斯诺的话,说道。丝毫看不出他忘记自己已经交过稿的尴尬。
        “没有没有。”斯诺抓住封不觉拍他的手,轻轻揉捏着,“对了,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饶建云断指纪念日吗?”封不觉看看自己被捏住的手,又回头看看斯诺,问道。
        “饶建云……呃……”斯诺闻言,稍稍思考了几秒后,不露痕迹地放开了封不觉的手,“不是。那什么,明天,是我们同居一个月的纪念日。”说着,斯诺俯下身去,轻轻搂住了封不觉,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怎么样?”
         “噢?你想怎么庆祝?”封不觉问道。
         “秘密,你只要知道,明天有惊喜就是了。”


TBC

【斯封】来世再见



谢谢 @林季延. 的脑洞!

现在看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哔--』

算是前几天写的那篇梦里梦外的前传……吧?

ooc高能预警

慎入慎入  




     
        “封不觉,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和我在一起吧。”在又一次“恰巧”和封不觉排进同一个双人剧本时,斯诺说道。        
         “不可能的,你别痴心妄想了。”正站在墙边找线索的封不觉头也不抬地说道,“想追到本大爷,你还差得远呢。”        
        “是吗?”斯诺说着,走向封不觉,从背后环住了他,“但我觉得,我快要成功了啊。”        
        “你哪里来的这种错觉……恋爱养成小游戏玩多了么……”边说,封不觉边活动了两下,想给斯诺来个过肩摔,可无奈有系统保护在,攻击不了队友。        
        “喂,有人耍流氓了啊,性骚扰了!有没有人管?系统?伍迪?命运?”        
        “乌鸦先生,你看,连系统都同意我追你了,和我在一起吧。”        
       
        ………………

        斯诺喜欢封不觉很久了。几乎是从第一次见到封不觉起,斯诺就认定,这个男人,就是他一直要找的人。智慧,理智,骨子里有着和他一样的疯狂。他开始不自觉地去观察,去了解封不觉,而当他意识到这点时,他就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人。
                     
         ………………

        这天,封不觉在家里玩游戏的时候,敲门声响起。透过猫眼,封不觉看到斯诺正站在门口。
        封不觉打了开门,虚着眼看着斯诺走进来,说道:“你用得着来这么勤快么……从你打听到我家在哪儿到现在,才两周不到,你已经来过十一次了。这如同网瘾少年背着父母偷跑去网吧一样的频率,你是要闹哪样啊……”
       “因为你在这里啊。”斯诺一边换鞋,一边回到。  
        斯诺发现,封不觉于他,早已成为了如同毒品一般的存在,一日不见便已让他牵肠挂肚,思念成疾。        
        “你这像青楼女子一般的语气……”封不觉说着,又回到电脑桌前。        
        斯诺坐到沙发上,眼眸带笑地看着封不觉。 阳光透过窗户轻笼着封不觉的脸上,给封不觉那本就好看的面庞上又添了几分光华。
       ………………
       日落时分,斯诺开着一辆迈巴赫,副驾驶上坐着瞪着死鱼眼的封不觉。        
        “虽然说是我让你送我去买猫粮的吧……但是……”封不觉微微一顿,接着道,“你开这种车真的合适吗,你就不怕来个人往你车前面一躺,要你个百八十万的啊!”         “首先,百八十万什么的对我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而且……”说到这儿,斯诺神情一冷,说,“如果真有人敢这么干,我就先辗了他,再赔多少都无所谓。”         “呵……”封不觉笑了,说道,“你也是够狠得啊。”         “彼此彼此。”
        两人正交谈着,突然间,却见一辆轿车飞驰着,直直地冲他们撞来。
        斯诺猛打方向盘,却已经晚了。一声剧响之下,两辆车撞在了一起。几乎是同一秒,斯诺翻身死死搂住封不觉,将他护在了身下。
        鲜血流出,划出唯美的痕迹,慢慢向四周晕开。火色夕阳之下,更显触目惊心。
        “封不觉,看来,我这辈子……不能再继续爱你了……我们,来世……再见。”斯诺在封不觉耳边段段续续地低语着,手上的力道渐渐减弱。
        “谁和你来世再见,你坚持住,别晕。”封不觉说着,不敢作什么动作,生怕给斯诺带来二次伤害。         
        周围的人多了起来,人声嘈杂,阳光刺眼。救护车的鸣笛声传来,在斯诺耳中时远时近。又一阵眩晕之后,斯诺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眼前的景物旋转着,将他拉入黑暗的深渊。
       昏过去前,斯诺隐约听到封不觉说:“斯诺,记得醒来,我等你。”



Fin

【all封】假如封不觉有个弟弟


咸鱼段子

ooc

慎入


     1.斯诺
       “乌鸦先生,关于这次的邮轮活动,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呃……什么邮轮?”
        “封不觉,你……不会是失忆了吧?我说怎么看你今天不太对劲。我先给你叫个医生,你……”
        “对不起,虽然打断别人说话不礼貌,但……我不是封不觉,我是他弟弟,封不知。”
        “嗯?这样么……”说着,斯诺直了直身子,整了整衣服,伸出一只手,“我是阿道夫•斯诺,也是你的……嗯……哥夫。幸会。”





      2.王叹之
        “觉哥?你这是……”小叹回到家,看着在厨房安静正常地做着饭的人,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王叹之,是吧?我听我哥说过你。”
        “对。所以你是……”
        “你好,我叫封不知,是封不觉的弟弟。”
        “呃……觉哥还有个弟弟吗?我怎么不知道……总之,你好,我是王叹之。”
        “嫂子好。”
        “好……不对,等等!为什么要叫我嫂子……”
        “我哥就是这么告我的啊。”
        “……”小叹一时没接上话,几秒后,他说:“其实理论上来讲,你应该叫我……姐夫。”



      3.伍迪
        “嘿嘿嘿,你就是封不觉的弟弟了吧?”
        “是的。我叫封不知,请问您是?”
        “我吗?嘿嘿嘿……”
        “呃……想必您就是伍迪了吧?”
        “欧,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封不觉经常在你面夸奖我的技♂术吧。”
        “某种意义上,您的确和他所描述的一样。”觉不知嘴上说道,心里却念叨着:“好贱啊……”




      4.天一
        “封不知?”
        “对。请问……”
        “在下天一,永仰永仰。”天一坐在沙发椅上,头也不抬地说道。
        “做个交易吧,我给你看你和你哥的心之书,你帮我把你哥追到手。怎样?”




      5.鸿鹄
        “封不觉,你今天是怎么了?”副本中,面对又一次发生失误的封不知,鸿鹄忍不住问道。
        “对不起,我哥今天不在,我偷偷用他的号玩一下。”
        “嗯,这么说你是封不觉的弟弟?”
        “是的。”
        “嗯……我说怎么今天都没听见垃圾话呢。话说你知道你哥干嘛去了吗?”
        “他生病了,在xx医院打点滴呢。”
        “噢,好吧。”
        之后的副本进程出奇得快,副本一结束,鸿鹄就下了线,直奔医院。



Fin

【all封】生日快乐


咸鱼段子

ooc

慎入




      1.【斯封】
        早上,封不觉一睁开眼,就看到斯诺穿着一身帅气的黑色西装,身后摆着大片的玫瑰花。
        看到封不觉醒来,斯诺便浅浅地笑了起来。他张开双臂,说道:“乌鸦先生,生日快乐。”
        “喂,你别摆出那样的动作,我又不是什么小女生,不会往你怀里扑的。还有,你以为你在求婚吗?还摆这么多玫瑰……”
        “我就是要求婚啊。”说着,斯诺单膝跪在封不觉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盖子,打开,取出一枚嵌着鸽子蛋般大小钻石的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

     

      2.【叹封】
        “觉哥,生日快乐。”
        看着专程跑到他家来的小叹,封不觉随意地接过礼物盒,说:“谢谢了……这么多年了,年年送礼物,你也真是够执着啊……进来坐会儿?”
        “不,不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说完,小叹就急忙转身,下了楼。
        “脸好红啊……跑过来的吗?急什么,真是的。”封不觉小声念着,关上门,转身回到了屋里。
        拆开礼物盒,里面赫然是一个毛绒玩偶。
        “小叹的话,送这种东西也就很正常了……”想着,封不觉拿出玩偶随手捏了捏,却听到了纸片揉搓的声音。
        “呃……这莫不是……”封不觉虚着眼睛拆开了玩偶,从里面翻出了一张字条:“我喜欢你。”

     
       3.【天觉】
         “对了,”正在看心之书的天一缓缓抬起头,看向封不觉,“今天好像是你生日?”
        “啊……好像是的吧……”封不觉瘫在天一对面的沙发椅上,无所谓地说。
        “噢,那送你喝杯咖啡吧。”说着冲着咖啡机一抬下巴,“机子在那儿,自己倒。顺便帮我也弄一杯。”



      4.【伍封】
        “你又来干什么?”封不觉看看瞬移到他家里的伍迪,瞪着死鱼眼问道。
        “给你过生日啊,嘿嘿嘿。”
        “喂,收起你的一脸淫笑。光天化日的,你想干吗?”
        “送你生日礼物啊。”
        “混蛋,耍流氓都耍得……啊嗯!越来越有水平了是吧!”



      5.【封吞】
        “呐,生日礼物。”鬼骁单手递过一个盒子,说道。
        “呦,还记得给我买礼物呢。不错不错,有前途。”封不觉接过礼物,半开玩笑道。
        “别多想,我只是随便买的!”鬼骁急忙说。
        “啊,对……你只是一星期前的某一天,在某个购物中心随便逛了一上午,随便跑了大概七、八家店,买随便了三、四样东西,最后又随便挑了一样给我,多随便啊。”
        “你怎么知道?”
        “我随便猜的,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切,我就是随便买的!爱信不信!”



Fin

【斯封】梦里梦外

日常宣群:斯封♂交流茶话会,群号码:610489398
来自群内的深夜60分
文笔什么不要强求
ooc高能预警
慎入慎入

        清晨,斯诺醒来的时候,身旁已没有了封不觉的身影。
        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加杂着封不觉中二的叨叨声,在斯诺听来,是那样的动听。
        等斯诺梳洗完毕,封不觉早已把早餐摆在了桌上。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的,你天天吃这种东西,真的不怕哪天被毒死吗?”封不觉看着斯诺津津有味地吃着他昨天自己点下的,配料堪称诡异的早饭,虚着眼吐槽道。
        “不怕啊,这些东西都是我研究过的,不能说绝对好吃吧,没毒什么的倒是可以保证的。再者说了,就算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也有那种可以随叫随到的私人医生可以……”
        “好了好了,我知道。”斯诺话还没有说完,封不觉就打断道,“我是想问,既然你都有私人医生了,为什么不找个厨师给咱们做饭啊,这样我也能省事儿些。”
        “因为……我想吃你亲手做的饭啊。”说着,斯诺就站起了身,轻轻在封不觉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封不觉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说道:“你这话说的真是好有道理,光明正大地就让我成了你的私人厨师,还是不用给工钱的那种是么。看来只有你的饭里加一点好玩的东西,才能让你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有多么严重了。”

        ………………

        斯诺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住在一起,每天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听听音乐,扯扯皮……这些原本在斯诺眼中极其无趣的事情,因为封不觉的存在都变了样。封不觉那些旁人无法忍受的,贱力十足的话语,却让斯诺越发觉得,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生活,真是有趣。
       
        ………………

        晚上,斯诺玩手机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张图片,黑色的背景色上,写着几行白字:“你已经晕迷很久了,我们努力把这张图植入你的脑海中,只是想告诉你,快点醒来,他一直在等你。”
        “这算什么,恐怖段子么……这种东西怎么有人会有人信。”想着,斯诺抬起头,看着坐在电脑前的封不觉,轻轻一笑,“就算真的是梦,我也宁愿不再醒来。”
        “喂,斯诺,你盯着本大爷傻笑什么呢?是看我太帅犯花痴了吗?你……唔!”
        斯诺走到封不觉身边,用自己的唇覆上了封不觉那张能说会道的嘴。
        “如果是梦,就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了。”斯诺心道。
       
        ………………

        半夜,斯诺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头上尽是细密的汗珠。
        梦里,剧烈的汽车碰撞声,火红的夕阳下,自己倒在血泊之中,身下是他拼命护住的封不觉。
        一阵头痛,那既模糊又清晰的梦境不住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残阳火红,鲜血火红,红得刺眼。
        “怎么了?”封不觉被身边的动静吵醒,支起身子,看着斯诺,问道。
        “没事。作恶梦了。”斯诺揉着发胀的太阳穴,皱着眉头说道。
        “哦。”本就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封不觉含糊地应了一声,便又躺了下去。
        斯诺怔怔地坐了一会,觉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鬼使神差般的,斯诺抓起了手机,开始翻找晚上看到的那张图片,可却是什么也找不到了。
“难道……是真的吗?”斯诺暗暗想道。

        ………………

        第二天,斯诺就开始在网上搜索各种从昏迷中醒来的方法,全部保存起来,却从来没有试过。
        他并不是害怕,他只是担心,担心这里的封不觉在他走后会孤独,会难过。
        直到有一天,他问封不觉:“如果你发现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你会想办法醒来吗?”
        “当然会啊,难道要一直活在梦里吗?安于梦中的美好,而不敢面对现实,呵……我可不是那种货色。”
        “但是我……不,你走了,那我……”
        “喂,你在想什么啊,做梦的人都醒了,梦,还会存在吗?”
        “对啊,做梦的人都醒了,梦里的人,应该不会伤心了吧。”斯诺心想。 
        于是,他开始了尝试。他还是不能确定那图片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他决定试一试,为了那个可能存在的,梦外的封不觉。
       
        ………………

        斯诺成功了。
        那天,他闭上了眼,却再也睁不开了。他感觉自己在慢慢地上升,他渐渐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那是封不觉的声音。他想要回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突然间,坠落感将他包围,耳边的声音更加清晰,他感觉自己的背被猛地压在了床上,手指不由自主地一抖,发现自己的手早已被人捉住,耳边封不觉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医院里所特有的气氛:窃窃私语声不断,却又显得异常的安静。
        “斯诺?”
        斯诺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边椅子上坐着的,握着他手的人,正是封不觉。
        看着眼前的封不觉,斯诺嘴角上扬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醒了?”
        “嗯。我昏迷多久了?”
        “不多不多,也就两个多月吧。”
        “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
        “封不觉,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
        “切……选择性失忆了么。”
        “嗯?”
        “真忘了啊,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么。”
        “是吗……”
        “喂,听你这语气好像很失望啊。本大爷英姿飒爽玉树临风才高八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能……唔!”
        一个绵长温和的吻,堵住了封不觉滔滔不绝的自吹自擂。
        “还是老样子呢。”斯诺心说。
       
        ………………

        办完出院手续后,斯诺和封不觉回了家。太阳缓缓落山,夕阳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在他们眼里,今天的夕阳,美极艳极。
        “对了,我快醒那会儿,是你一直在叫我吧?谢谢了。”
        “谢谢什么的,我就收下了。但我可没有一直叫你,我还不想被别人当成神经病。”
        “那……”

        ………………

        斯诺梦中的那个世界里,封不觉看看躺在床上渐渐透明的斯诺,忍不住叫出了声:“斯诺?斯诺!斯诺……”声音渐低,封不觉不再呼喊,反而轻笑出声:“果然走了啊……”
        夕阳西下,一切都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如诗人焚烧了诗稿。封不觉站在窗前,笑着凝视着远方。“祝你幸福。”他轻声念着。

Fin

【斯封】最后一次帮你整理领带


来自群内的斯封三十题。。。
日常宣群。。。
斯封♂交流茶话会,群号码:610489398

想写BE拦都拦不住。。。
下文中某几段里
“表示说出来的话”
[表示心里想的话]

ooc慎入。。。



     1.
        今天,是封不觉和黎若雨结婚的日子。
        斯诺低头看了看表,把喝到一半的酒重重放到桌上,冲进浴室,用冷水奋力抹了几把脸。抬头,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用力甩了甩头。封不觉的婚礼……幻想过无数次了场景即将出现在眼前,只可惜,结婚的对象,不是他。
        也罢,还是好好打扮一下吧,毕竟。。。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封不觉了吧。希望你记住的,是我最好的模样。

    2.
       婚礼现场很是热闹。封不觉西装革履站在台上,带着他一惯地笑脸。没有人注意到他眼中那一丝掩饰不住的不舍与歉意,没有人发现他眼角的余光,频频瞄向台下朋友席上,那个一直在喝酒的人。“斯诺……对不起……斯诺……”封不觉心里不住地念着。
        台下,斯诺拼命忍着冲上台去的冲动。没有人知道他和封不觉的关系。这段无人知晓的感情,今天就要结束了……总归要结束的……就算再不舍,就算再难过。毕竟……它本就不该开始的。
        “封不觉先生,你愿意娶黎若雨小姐作为你的妻子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吗?”台上的司仪说道。
       斯诺猛地抬头,[说不啊封不觉,说不。]
       “我,愿意。”
       斯诺垂下头,自嘲地一笑,[我……还在期待些什么啊……]

     3.
        祝酒的时候,封不觉没有看到斯诺的身影。“走了么……”封不觉正想着,口袋中的手机一震。一条短信:“能出来一下吗?”发信人:“斯诺”
       封不觉的手微微一颤,尽力用最平静的语气对身边的若雨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4.
        酒店外,斯诺靠墙站着,盯着地面出神。脑海中一幕幕全是他与封不觉的过往。
        眼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双黑皮鞋,回过神来,抬头,便是那日思夜想之人。封不觉喘着气,一看就是从里面急忙跑出来的。
        “我……唔!”封不觉刚要说话,就被斯诺狠狠吻住。近乎疯狂的吻,吻到封不觉几乎窒息。
        [最后一次了,封不觉,最后一次了。]斯诺想着。
        斯诺放开了封不觉,双手却还死死按在封不觉肩上,生怕他跑了一样:“封不觉,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封不觉抬头,看着斯诺微醺的模样:“斯诺,我……已经结婚了。”
      [对不起,原谅我。]
        “已经结婚了又怎样,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你……你不是对结了婚的人,不感兴趣么……我……已经……”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你是封不觉啊!你,是封不觉啊……”斯诺低下了头,声音也低了下去,眼中似用泪水氤氲。
        几秒后,他又抬起了头,放开了压在封不觉肩上的手,露出他平日里彬彬有礼的笑:“对不起,我可能……是喝醉了吧。”说着,斯诺看向了封不觉的领带,“领带都跑歪了,这么着急干什么。”一边整理着领带,斯诺一边说:“祝你幸福。”
       不拘小节还有些笨手笨脚的封不觉啊……斯诺早已数不清自己为他整理过多少次领带了。
      [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吧……]
        “好了,那么,封不觉,再见吧。”
        看着斯诺远去的背影,封不觉强忍着没有追上去。他转过身,往回走去。[斯诺,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连累你。九科的安排我不得不从。还有,我爱着的人,一直都是你。]

     5.
        封不觉的墓碑前,斯诺坐在那里。
        “为什么不告提我啊……有人追杀你的事……我可以护住你的……我可以……我……”
        墓碑上的那张照片里,封不觉笑得一如既往的张狂,只是……领带有一些歪。
        远处,黎若雨缓缓走来,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斯诺:“斯诺,封不觉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翻开笔记本,封不觉那张扬的字体跃入眼帘。一页页,都是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
       最后一页上,只写着5个大字:“斯诺,我爱你。”

Fin

【鸿封】你是第一个

作为新人决定勤奋产粮
暑假作业什么的。。。
嗯,忘记它吧。。。
ooc,慎入。。。
文笔渣。。。
见谅。。。


       鸿鹄坐在沙发上,偏过头看了看趴在电脑前码字的封不觉。
       “喂,我大老还来你家,结果和我聊了不到两分钟就把我扔在这儿,自己跑去写稿了吗!”鸿鹄一边看着《二流侦探和猫》,一边说道。
       “灵感这种东西,一旦涌现就要马上记录下来的。这么高深的东西,你当然是不会懂的。”
       “不就是因为刚刚安大小姐打电话,说什么两小时内必须交稿,你才着急忙慌地去赶稿的好吗?还灵感,很能扯啊你。”鸿鹄忍不住吐槽道。
        “不懂艺术的凡人啊,你这是对艺术家的污蔑!”封不觉一心二用地回复道。
        “先不说你自称艺术家这件事……毕竟大家都习惯了……再说……什么叫污蔑,我明明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说着,鸿鹄走到了觉哥的书柜前,“我换本书看啊,这本我看完了。”
        “噢。。。哎,没想到你看书蛮快的嘛,这才不到半个小时啊。”
        “那当然了,阅读速度可是决定知识储备量的重要因素之一。”鸿鹄淡定地说。“切,才不会告诉你我早就把你的书都看过好几回了。”鸿鹄抚了抚眼镜,心道。
        “话说回来,你应该是除了我以外,第一个动我书柜的人了。”
        闻言,鸿鹄的伸向书柜的手在空中一顿,问道:“呃……我可以理解为是因为没人敢来你家么……”鸿鹄刚问出这个问题就后悔了。自己是傻了么……再怎么说还有……
        “当然不是了,别人不说,小叹总是来过的吧。”
        看,果然是小叹吧……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鸿鹄还是暗暗吃了一大口醋。
        “我只是不让他们动罢了。”封不觉的声音传来,鸿鹄默默收回了手。
        “那我这。。。”
        “安啦……我说的是'他们',你的话,随意。再说那本《二流侦探和猫》不也是你自己拿的么。现在在这儿纠结什么。”
        鸿鹄愣了愣神,胡乱抽出一本书坐回到沙发上,翻开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这算是在说他鸿鹄和别人不一样吗?算吗?算的吧!这可是封不觉第一次说这种话呢。。。吃醋?什么吃醋,什么时候?谁吃醋了?
  
        ………………
    
        一个多小时以后……
        “可算是赶上了!”封不觉伸了个懒腰,说道,“再校正一下就可以发给安大小姐了。”
       “噢,写完了吗?让我看看。”鸿鹄把手中的书放回书柜,走到了封不觉身后,两手撑着电脑桌,把封不觉圈在他的两条胳膊中间,弯下腰去,脸几乎要贴上封不觉。
        “喂,你干什么?”封不觉虚着眼念道。
        “嗯?看大文毫的稿子啊?”
        “好,好,好,有你的。你这和谁学得啊,越来越不要脸了。”  
        “你说呢?”说着,鸿鹄侧过脸来,轻轻在封不觉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一幅得逞的样子往旁边一闪,接着……华丽丽地踢断了电源。
        电脑屏幕一黑,鸿鹄看到了觉哥杀人般的眼光。
        “保……保存了吧?”鸿鹄心虚地问道。
        “你。说。呢?”
        “那个什么,我错了,原谅我。稿费我给你,3倍5倍什么的都可以,晚上我请你去吃饭,我……”鸿鹄语无论次地说道。
        “哈哈哈!我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吗?当然是存过了。晚上请我吃饭?好啊,说话算数啊!”
       “可恶,又被这家伙耍了么。。。”鸿鹄心道。

Fin

求小心心😂

【斯封】

宣群:欢迎加入斯封♂交流茶话会,群号码:610489398

新人试水
ooc慎入
文笔什么的不要强求
领会精神
对就这样
那么……

        斯诺很无奈。
        封不觉又在他的雅歌号上参加他主办的“秀”了。
        明明可以和自己一起欣赏这场秀的……拥着封不觉在大游轮上看“表演”,多么美好的画面   啊!可是……
        封不觉还是带着他的乌鸦面具在甲板上晃来晃去,参加着各式各样的赌局。美其名曰:“为了乐趣。”听上去好有道理的样子。
       你左右看看啊!旁边站着的裁判都认住你了好吗?所有裁判都认住你了好吗?你看到他们的表情了吗?那种一直看着我一脸“我该怎么办老大救我快把大嫂带走”的表情!斯诺暗暗地呐喊,用力吸了一口他的绿茶泡西柚加巧克力。
        啊……好气哦……斯诺想着。前几次的时候斯诺还想着要是封不觉输了该怎么办,可这一场场下来,这货一次都没有失手过!完全不给他英雄救美的机会啊。这也就算了,每次都从他这里赢走一件宝贝,还嘲讽地在拿着东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顺便一脸失望地说几句“好简单怎么又赢了好想体验一把输了的感觉啊斯诺你还有没有别的玩法了?唉没有了么好可惜啊”。这是什么操作?!明明看你每次都玩的兴致勃勃的好吗?你这样做只是为了报复(被我压在身下)吧!一定是的吧!

        ……………………

        这次也……毫无意外地封不觉又赢了。毫无意外地封不觉又去嘲讽了一气斯诺。
        这斯诺能忍吗?当然不能。于是斯诺决定让觉哥吃吃瘪。
        “乌鸦先生,和那群杂鱼有什么好玩儿的,不如……咱们赌一把吧。”斯诺翘着二郎腿,单手撑头坐在桌前,微笑着看向觉哥。
        “哼……有趣……行啊,那我们的赌注是什么?”封不觉摘下他的乌鸦面具,洗去脸上的小丑装,饶有兴趣地问道。
        “赌钱什么的太无聊了,要不我们赌自己20分钟的管理权,怎么样?”
        “意思是如果我输了的话,接下来的20分钟里任你处治,对吗?”
        “对,怎样?敢玩儿吗?”
        “切,笑话,我什么时候怕过。来,玩儿什么?”封不觉坐在斯诺的对面,问道。
         “就玩最平常的,Five Card Stud(唆哈),行吗?”
        “可以啊,那个,那个大哥,过来帮忙洗下牌啊。”封不觉随手点来一个黑衣大汉,开始了游戏。
        “哈!封不觉!也有你算漏的时候!这可是我的人啊,我这随便一个眼神下去,这牌……”斯诺心想,“等等,我这是什么牌啊,在开玩笑吗?……喂!他为什么有同花顺啊!他这样就算赢了吗?不科学啊……喂!不要一脸淫笑地看着我啊!你想干什么!”
        不管斯诺心中有多少草泥马奔过,也阻止不了封不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的目光。
        “斯诺,给本大爷穿个女仆装看看呗。”
        “握槽,封不觉你这什么恶趣味啊!还本大爷……你这#%^r&√<”斯诺又一次在心中大吼着,嘴上说道:“我船上没有那种衣服……”做着最后的抵抗。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带了。”封不觉说着,悠哉游哉地回到他的房间,不多时就抱出了一套衣服,“还正好是你的尺寸呢。”
        “这一定是专门的…这必须是专门的…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了吗!刚刚的犹豫只是在考虑先用哪种折磨方式吗喂!”斯诺心里大声吐槽着。
        “快点换啊,只有20分钟,我还有很多创意要试呢。”
         斯诺:“#<Ծ:3∠ง ∀……”
       
         ……………………
        
         “换好了?走,跟我到甲板上遛遛去。”
         斯诺:“我$%..눈•̥́ |(づ#@……”
   
          .....................

          封不觉:“再来?”
          斯诺:“等我先把衣服换回来。。。”
          封不觉:“你要换了我就不和你玩了。”
          斯诺:“@#%$||<'〃--,_……再来!”

          .....................

         “啊…又赢了……”
         ......................
         “哎呀,又赢一次。”
         ......................
         “又赢了…你好弱啊…”

         …...................

        N次以后……
        “你怎么又输了,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该让你干什么了…”
        “再来?”
        “居然都不生气的吗……好吧,再来。”
  
        ......................

        终于……
        “结果终于还是让我输了一次呢……”
        “过来吧,我的乌鸦先生。”
        “你这一身女仆装,脸上被画地乱七八槽,脚还被绑起来的样子,真是充满了诱惑力呢……”封不觉虚着死鱼眼,边吐槽边向斯诺走去,“你不要干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奇……唔……”封不觉话刚刚说到一半,就被斯诺一把搂了过去,嘴唇也被紧紧地擒住。
        “20分钟啊,还早着呢,应该……够了吧”
说着,斯诺已经伸出手去,开始解封不觉的衬衣纽扣了。
        “你这货输了这么多次只想出嗯!……这什Low的惩罚方式吗?太浪费机会了混蛋!嗯啊……轻一点啊!”
        “我刚开始的目的是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斯诺想着。

      Fin